最新消息:

铁甲雄师战津门——记天津攻坚战的坦克兵

红色故事 admin 浏览 评论

今年1月15日是天津解放七十周年,回望七十年前那场炮火纷飞的战争画卷,见证了人民军队用鲜血和生命捍卫正义与和平,见证了人民装甲兵成长战斗历程,见证了天津市获得解放重生,虽然昨日战场硝烟早已散尽,但那段红色经典战役值得一代代后人永远铭记。

一、铁骑驰骋千里雪

1948年11月底,东北野战军特种兵纵队参加辽沈战役后,部队还未来得及休整,就接到上级提前入关参战的命令,特种兵纵队决定由东北战车团第一营、第三营(汽车营)、修理连、东北装甲团第一营组成第一梯队,出动坦克30辆(100式坦克14辆、95式坦克16辆)、装甲车30辆、汽车40辆,由战车团团长丁铁石和政治委员毛鹏云率队入关,其余各营组成第二梯队沈阳待命,随时准备入关参战。

1948年12月14日,第一梯队随东北野战军特种兵纵队机关一起入关,满载着坦克、装甲车、汽车的列车从沈阳车站出发了,列车一路沿北宁线风驰电驶向南开进,由于前往唐山铁路已被国民党军破坏,向天津进发必须长途行军。而列车运行途中,丁铁石团长和毛鹏云政委已制定好了长途行军的周密计划。当满载着坦克和装甲车的列车抵达了山海关车站,乘员们迫不及待拥出车厢,开始紧张地卸车前准备,迎接即将开始的长途行军。车辆卸下了火车,我们在山海关南几个小村庄休息了一天,就沿着“京榆公路”开始长途履带行军。“京榆公路”公路在清朝曾称“御道”,国民党军为迟滞我军进攻追击,撤退时对公路进行了毁坏。冀东沿路群众得知子弟兵准备挺进华北,立即把公路赶修好,同时备足粮草等待。当东北野战军的坦克兵、炮兵、步兵、工兵等浩浩荡荡的在“京榆公路”行军赶路,每到一个村子附近,全村扶老携幼出动,路旁摆满茶水和干粮,敲锣、打鼓、扭秧歌、呼口号,夹道欢迎子弟兵开赴华北战场。部队一旦停下来休息,坦克或装甲车周围立刻围满群众问长问短、递茶送水……辽沈战役胜利捷报鼓舞着冀东人民群众,冀东人民群众支前热情激励着坦克乘员早日杀敌立功,这场景构成了坦克部队挺进华北、平津战役序幕揭开的一幅浓墨重彩的画卷。

当第一梯队通过滦河后,上级命令我们沿滦河西岸向滦县进发,因沿河的道路大多是新修,许多地段属于淤沙地质结构,路面土质比较松软,坦克装甲车等重型车辆无法通行,有几辆坦克不慎陷入路旁沟里。当地群众看见后,主动将家里可用铺路的门板、高粱杆、麦秸等搬来,在群众热情帮助下铺好一段路,坦克往前进一段,以此重复不断前进,终于通过了这段淤沙地带路面。当毛鹏云政委向群众致谢并代表部队协商赔偿时,一位老大爷激动地说:“支援解放军心意是钱能买的吗?只要早些打垮国民党反动派,为了咱们队伍取得胜利,需要啥我们就给啥!”冀东人民就是这样在战争年代无私支援着人民军队。

当天夜晚,我们第一梯队赶赴滦县以北,滦河一条支流阻挡前进道路,这里有一座临时搭建的木桥,但桥面非常狭窄,载重量比较小,坦克能否通过没把握,如果在桥下重新开辟坦克通路,又受地形影响和时间限制无法施行,这可怎么办哪?第一梯队领导急忙找当地人民政府要求帮助,政府立即通知了各村,不一会的功夫,群众从四面八方扛着木料赶来,很快完成了临时木桥桥梁加固施工任务。有的群众不顾天寒地冻,忍着河水冰碴侵袭,自发地站在河边察看桥桩是否稳固;还有的群众怕木桥狭窄坦克夜间通行困难,主动打灯笼为坦克照明……“这是伟大的进军!胜利的进军!群众的热情支援极大地鼓舞着每一个战士,使我们更深刻地认识到人民军队是战无不胜的,是人民战争必然胜利的渊源”,毛鹏云政委在当天日记写下亲身感受。在冀东人民全力以赴支援下,部队顺利渡过滦河以及沿河淤沙地带,经滦县北程庄到达唐山附近待命。

“功臣号”坦克在行军中机件发生故障,只能停在半途修理,经过几天全力以赴维修,坦克终于修理好了,但因电瓶电力不足,发动机温度太低,所以无法启动坦克。乘员们从村庄里借来了几条耕牛,拉着坦克进行发动机启动,经过几次努力,坦克终于启动了,乘员们高兴极了,加速追赶上了第一梯队。另外,有两辆坦克发生机械故障,由于没有配件,无法得到修复,未能赶上部队参加平津战役。

在唐山附近待命期间,坦克乘员冒着数九寒冬的气候,不分昼夜地抢修、检查、保养车辆,这些从日军和国民党军缴获和搜集的坦克装甲车到处都是故障。我们凭着“打到蒋介石,解放全中国”的决心,将车辆维修保养好,使坦克发挥出沉重打击敌人的威力。我们彻底清除了车体涂有日军和国民党军的标记,将车体重新涂漆编号,在炮塔涂上“红五星”标志,坦克装甲车外观旧貌换新颜,极大地振奋着部队士气。特种兵司令员肖华专门来到临时驻地,慰问坦克乘员并送来慰问品,肖华司令员看到坦克乘员们夜以继日加班修车和时刻准备参战的情绪,他非常高兴地鼓励我们积极备战,准备打大打仗。肖华司令员带丁铁石团长到特种兵后勤部,专门批准拨给我们2万斤大米和白面,以改善部队生活质量。

1949年1月3日上午,第一梯队接到上级出发命令后,从唐山西郊开始出发,当天下午到达蓟县运河东岸江洼口,河上临时架起了一座舟桥,因冬季气候十分寒冷,桥面上已结了一层薄冰。当第一辆坦克刚刚开上桥面,就顺着桥面冰面滑入河里,见到自己心爱的坦克掉进河里,20多名乘员奋不顾身跳下3米多深河水中,齐心协力抢救坦克,一个个冻得都说不出话。这时,肖华司令员立即赶来了解情况,考虑江洼口舟桥已坏,上级命令集结时间任务紧急,肖华司令员当即决定第一梯队绕道150公里,赶赴指定地区集结。为了赶路程抢时间,坦克乘员湿衣服未烤干,晚饭未顾的上吃,就连夜出发北上,绕过玉田县城后南下,经过一昼夜连续行军,于1月4日到达宝坻县大口屯和崔黄口一带集结。

二、受领任务勘地形

天津是华北第二大城市,工商业、对外贸易业、交通运输业十分发达,人口为200多万人,这里河流纵横,北运河、永定河、大清河、子牙河、南运河、潮白河会经海河入海,海河纵贯天津市区,将全市分为东西两个部分,形成南北长12公里、东西宽5公里的狭长地域;天津又是铁路交通北宁铁路与津浦铁路交汇点,也是国民党军傅作义集团从海上南撤的重要通道。

国民党军从日军手中接收天津后,在原构筑防御工事基础上,不惜耗费巨资加固城防工事,修筑永久性大型钢筋水泥碉堡380余座,小碉堡数百座以及各种附属防御设施,构筑了若干个既能独立坚守又能以火力相互支援的支撑点式环形防御体系,环市区周围挖有长45公里、宽10米、堤深3-4米、水深1.5-2米的护城河;护城河提外侧以及碉堡群设有多道铁丝网、鹿砦,还埋下了数以万计地雷区;在护城河提内侧构筑高6米土城墙,8个城门用麻袋装土层层堵塞,城墙上架设电网和铁丝网,每隔30-50米筑有1个碉堡,每100米筑设1个暗堡,这套防御体系被天津防守区司令陈长捷自诩为“大天津堡垒化”、“固若金汤”。天津守军为国民党第六十二军、八十六军、九十四军所辖10个师共10万人,加上特种兵和地方部队3万人,总兵力达13万人,归天津警备区司令兼天津防守区司令陈长捷统一指挥。

国民党守军为迟滞解放军追击围攻,将天津周围的子牙河大堤掘开,造成河水泛滥区和无人区,淹没了天津至保定公路,还焚烧一些村庄和城里老百姓民房,城里到处是大火冲天,敌人在作垂死前挣扎。国民党反动派这一系列残暴的罪行,激起坦克乘员的愤怒情绪,激发参战消灭敌人的决心,各连请战书决心书不断送到团首长手里,大家焦急盼望着上级早日下达天津攻坚战的任务。期间,部队进行政治动员,宣传解放天津对华北全境的重要作用,号召部队“打天津立头功”,认真学习平津前线指挥部颁发的“约法八章”、“入城守则”,特别强调入城后“秋毫无犯、原封不动、缴获归公”,遵守城市政策纪律作为立功条件之一。

1949年1月7日,东北野战军司令部确定攻津部队为:第一、二、七、八、九纵队、特种兵纵队、六纵十七师、十二纵三十四师等,共计22个师34万人,配属山炮、野炮、榴弹炮等大口径火炮538门,坦克27辆,装甲车30辆,由东北野战军参谋长刘亚楼统一指挥。根据野战军领导指示和国民党守城部队防守特点,刘亚楼参谋长决定采取“东西对进,拦腰斩断,先南后北方,先分割后围歼,先吃肉后啃骨头”作战方针,天津以西为第一攻击方向,以东为第二攻击方向,以南为助攻方向,以北为佯攻方向,东西方向进攻部队会师地点为法租界金汤桥,完成“拦腰斩断”任务后,部队将敌先割裂后歼灭,将坦克以连为单位配属各突击方向的步兵纵队。

刘亚楼参谋长在杨柳青专门召开“攻津部队高级协同会议”,要求各部队、各兵种密切配合,结合自己的任务、敌情、地形,按战斗发展阶段,制定了有特种兵协同作战的攻城计划,明确规定了在突破护城河、城垣以及实施纵深战斗等不同阶段任务,确定了步、炮、工、坦部队联络方法。战车团团长丁铁石参加了会议,刘亚楼要求战车团作好在最艰难条件下完成好艰巨任务,用抵近射击摧毁敌前沿阵地火力点,掩护步兵突破防御阵地,在进入市区纵深后配属步兵作战,以火力掩护高举红旗的步兵突击队,支援步兵开辟前进通路。 

在特种兵司令部,团长丁铁石和政委毛鹏云接受了攻打天津战斗命令。根据命令部署战斗任务:担任西面攻击任务,战车第1营教导员蓝曼、副营长刘树旺率领战车第一连10辆坦克(15吨)配属一纵,战车第二连10辆坦克(7.5吨)配属二纵,从城西小西营门南北两侧突破,由西向东实施主攻。担任东面攻击任务,战车一营营长王怀庆、副教导员周懿率领战车第三连3辆(15吨)坦克配属第七纵队,另4辆(7.5吨)坦克配属第八纵队,在城东民族门、王串场一线突破,由东向西攻击。担任南面助攻任务,装甲营营长扬炬、副教导员王辉率装甲车14辆配属第九纵队,由南向北实施助攻,并以装甲车16辆分配至各攻击方向,担任战斗中指挥、联络、运送物资等任务。西面作为进攻主要方向,团长丁铁石和政治委员毛鹏云随战车第一、二连跟进指挥。担任各攻击方向的坦克装甲车均编成两个梯队,执行突破及纵深战斗。

1949年1月10日,第一梯队参战27辆坦克和30辆装甲车到达杨柳青一带集结。此时,天津敌外围据点已基本肃清,各攻城部队在准备总攻发起前工作。各坦克分队和装甲车分队指挥员从步兵部队指挥员处受领了任务,明确自己主攻方向和突破口位置,拟定了协同动作、通信联络、后勤技术保障计划。同时,我们坦克乘员不顾冰雪严冬,数次潜伏到敌人阵地前沿观察,在距敌前沿几百米的地方选择了待机地域、射击阵地、进攻出发阵地,对地形、道路、冲击目标进行反复现地勘察,在待机地域组织进行演练。为了保证步兵顺利通过护城河,准备将装甲车开入护城河中作为“桥梁”使用,扬炬营长和王辉副教导员动员后,在沈阳解放入伍才一个月的装甲营战士,不顾个人安危,纷纷要求首先下河,后来步兵部队采用了芦苇浮桥办法过河。但装甲营不怕牺牲的精神,受到野战军首长的表扬。

1月13日夜晚,按照前线指挥部和特种兵纵队司令部命令,配属各纵队的坦克连和装甲连,趁着月夜隐蔽进入距敌前沿阵地2-3公里待机地域。14日拂晓占领了进攻出发阵地,坦克乘员开始做战前各项检查,紧张严密地伪装车辆,做好了一切战斗准备,等待天津前线指挥部下达总攻命令。

三、打开城垣突破口

1949年1月14日11时10分,天津攻坚战的总攻开始了,我军参战的538门榴弹炮、加农炮、野炮、山炮、重迫击炮开始轰鸣,无数发炮弹带着愤怒倾泄到敌防御阵地上,战场到处是弹片纷飞、炸声隆隆、硝烟弥漫,经40分钟连续大炮炮击,已摧毁了各个突破地段敌主要工事。在我军炮兵密集炮火掩护下,坦克分队迅速去掉伪装、发动车辆、集合编队,从城西和城东开始向天津市发起进攻。

 

 

天津总攻发起后,坦克掩护工兵在护城河上架桥。摄影郑凤超

 

(一)城西方向进攻部队

1、配属第一纵队的战车一连,以4辆坦克支援步兵第一纵队第二师在胜利门北侧发起攻击,因事先勘察疏忽,地处低洼沼泽,坦克进攻受阻,遂以原地射击支援步兵战斗。在西营门附近大堤上,敌几个火力点在喷射着火舌,企图阻止我步兵接近,战车一连坦克立即集中火力进行压制,在我坦克开炮时,敌人快速后退隐蔽起来,当我坦克炮转移火力时,它又钻出来继续射击,直到我坦克冲到敌外壕边上,才将狡猾的守敌彻底肃清。另外,第一连以3辆坦克支援步兵第一纵队第一师第二团,沿着津保公路南侧发起攻击,越过敌炮火拦阻线,引导步兵进至护城河边,因敌开闸放水,我坦克道路受阻,改以抵近射击方式,掩护步兵从冰面上冲过护城河。11时半,在我坦克强大火力支援下,第一纵队突击队把第一面红旗插上了突破口,接着无数面红旗出现在敌防御阵地。

2、配属第二纵队的战车第二连,以3辆坦克支援第二纵队第四师,在津浦铁路南侧与南运河南侧一线展开,从左翼实施攻击。另外,配属第二纵队第六师的3辆坦克,沿津保公路与运河之间发起攻击,坦克以猛烈炮火摧毁了敌残存地堡,压制了敌火力,掩护工兵排除护城河外侧地雷、铁丝网等障碍物,并在护城河上架好桥梁,支援步兵越过护城河、冲上城墙、打开突破口,从西面突入天津市区。

(二)城东方向进攻部队

1、配属第七纵队的战车第三连,以3辆坦克配属第七纵队第十九师在东局子发起冲击。东局子在日伪时期是兵营,筑有三米多高的围墙,墙上有碉堡和铁丝网,墙外有三米多宽的壕沟,里面的房子比较坚固,房与房之间有交通壕相连。战前,国民党军加修了水泥碉堡和地下隐蔽部。我坦克以抵近射击方式,迅速摧毁敌前沿地堡,掩护工兵架好桥梁,在民族门以北突破敌人防御阵地,支援第七纵队十九师顺利撕开天津东面突破口。

2、配属第八纵队的战车第三连,以4辆坦克支援步兵第八纵队第二十四师,在王串场至铁路工人宿舍地段发起冲击。天津东北的王串场是敌在民权门外的重要据点,这里修筑的工事被敌称为“模范工事”,曾多次供天津市其它防区守敌参观,这里守敌也非常自信工事“固若金汤”。我坦克以猛烈火力掩护步兵,迅速打开了突破口,直接突入天津市区。

 

 

坦克引导步兵突入天津市区向大王村发起进攻。摄影郑凤超

 

(三)城南方向助攻部队

配属第九纵队的14辆装甲车,通过敌前沿障碍区冲击时,被前沿障碍物阻止,立即原地以火力支援步兵冲击。由于我军攻打天津进展顺利,为防止敌人突围并从海上逃窜,装甲营奉命转移到塘沽方向,占领有利地形,承担阻截敌人逃跑任务。 

1月14日11时,我东西两个方向主攻部队,从七个攻击突破口快速突破天津外围城垣工事,我炮兵炮火开始延伸射击,第二梯队坦克也开始投入战斗,装甲车担负弹药运送补给任务,坦克在步兵和工兵协助下,克服了敌前沿外壕的障碍,迅速冲入市区街道,配合步兵向市内纵深地带快速突进。

四、穿插分割灭守敌

配属各主攻部队各坦克连,分别于1月14日15时左右进入市区,坦克突入市区街道向纵深发展,与敌展开激烈的街巷争夺战,由于市区街道地形复杂,加之各攻城步兵部队都要求坦克火力支援,坦克连随即以排或单车为单位,支援步兵开展纵深巷战。战斗中,我们充分发挥坦克“开路先锋”和“活动堡垒”作用,以准确炮火摧毁敌大量街头地堡,消灭了隐蔽在坚固建筑物中的守敌,以履带碾压和车体冲撞方式,破坏敌设置障碍和防御工事,协同步兵迅速歼敌,引导步兵不断推进。在罗斯福路(今和平路)、中原公司(今百货大楼)、新旅社、海光寺、金汤桥、回力球场(今阿波罗广场)、耀华中学、民族路、金钢桥、王串场等地,凡我军坦克所到之处,敌地堡被坦克炮摧毁,守敌被大量杀伤或被迫成建制的投降。

配属第一纵队的战车第一连,伴随步兵一师和二师进入市区,一路上打掉大量街头路口碉堡,为步兵开辟前进道路。在围歼中原公司和金汤桥守敌的战斗中,充分发挥坦克突击穿插的作用,以炮火射击、车体冲撞、履带碾压的方式,连续摧毁多个敌碉堡群,将土木结构工事连同负隅顽抗守敌一起碾得粉碎。在中原公司附近,步兵第二师六团穿过鼓楼南大街行进新旅社时,敌人盘踞着新旅社,凭借高大坚固建筑物,居高临下阻止第一纵队第二师的进攻,步兵数次爆破均未成功。这时,第一纵队副司令兼参谋长曹里怀和步兵第二师师长贺东生乘装甲车赶到。此时,我们两辆坦克正好机动过来,立即采用炮弹轰和车体撞的方式,将新旅社大门撞开,步兵紧跟着冲入院内,迅速地全歼院内之守敌。接着,坦克又支援步兵攻克了中原公司。

14日晚上22时,配属第一纵队第二师五团的3辆坦克,支援步兵攻占金钢桥后,迅速进入海河以东民族路,支援步兵第二师第六团,围歼国民党第八十六军军部,迫使敌一个团缴枪投降。配属第一纵队第一师的坦克,于15日拂晓支援步兵第一纵队第一师第二团和第三师一部,歼灭了踞守耀华中学的国民党军第四十三师师部及一二九团和一个炮兵营。而后折回支援步兵沿小河北岸向西进攻,歼灭海光寺国民党军九十二军一部和九十四军留守处。“功臣号”坦克在战斗中,英勇顽强、猛打猛冲,出色完成了战斗任务,坦克驾驶员董来扶再立一次大功。

配属第二纵队战车第二连进入市区后,重点在南运河以南支援步兵六师,在消灭了自来水厂和鼓楼守敌后,坦克与步兵交替前进向纵深发展。二连指导员张云亭率第三排冲锋在前,发挥坦克抵近射击优势,一个个地打掉街心碉堡,压倒马路上铁丝网,给步兵开辟出一条通路。激战中,敌迫击炮弹在街上不断爆炸,飞到车体上不时发出“叮叮当当”响声。突然一声巨响,坦克猛一震动,原来敌迫击炮弹打中坦克,驾驶员石佩友脸和手被严重烧伤,张云亭也被震得两耳吱吱地响起,他和机枪手迅速给石佩友包扎伤口,指挥坦克继续战斗。在进攻海光寺国民党军第九十四军敌指挥部时,敌建筑物上多层火力猛烈射击,我军进攻严重受阻。此时,8号坦克勇敢冲在最前面,张云亭一面操炮瞄准消灭楼上敌火力点,一面指挥机枪手压制道路上敌暗堡火力。由于敌居高临下密集火力网阻击,步兵被压得抬不起头,未能跟上坦克进攻速度,张云亭指挥坦克往返三次接应步兵继续冲击。当8号坦克再次返回时,发现楼上有一个火力点又复活了,敌向街心猛烈扫射,企图继续封锁我步兵前进。冬天傍晚,天黑的比较早,机枪手看不清射击目标,坦克内仅剩两发炮弹和一梭机枪子弹,为了准确打击敌人目标,发挥弹药最佳效力,张云亭毅然打开炮塔门,将头探出炮塔外直接观察,指挥机枪手消灭了二楼一个机枪火力点。这时,张云亭正在搜索另一个火力点时,不幸被突然射来一颗子弹打中头部,献出了25岁的年轻生命。张云亭指导员的牺牲激起乘员愤怒,“为指导员报仇”!8号坦克打得更加英勇顽强,掩护步兵迅速夺取了敌踞守的建筑物。战后,东北野战军特种兵司令部为张云亭指导员追记特等功,他指挥8号坦克荣立集体大功。

 

特等功臣——战车团战车二连指导员张云亭。

 

配属第七纵队的战车第三连3辆坦克,摧毁沿途街头所有的碉堡,掩护步兵第七纵队第十九师由民族路攻占东站(火车站),在东站摧毁敌数个钢筋水泥碉堡后,向金钢桥方向进攻。战斗中,坦克乘员主动捕捉战机,哪里有敌人炮火哪里就有坦克,远者炮打近者碾压,打得敌人望“车”而逃。当步兵冲到回力球场附近,遇到敌约一个团兵力顽抗,我步兵一五七师迅速将敌包围。为了保存市内高大建筑物,我军停止了炮火攻击,向敌人展开强大的政治攻势,要求立即放下武器投降,正在敌人动摇不定时,我坦克三连的坦克从另一条街急忙赶到,立即调整炮口对准盘踞大楼的敌人。这时,步兵大声高喊:“你们听着,我们坦克已经开过来了,再不投降就要开炮了!” 敌人经过一阵骚乱后,在我坦克轰鸣声震慑下动摇了,敌人打着白旗走出建筑物,一个团守敌被迫投降了。随后,坦克支援步兵第七纵队第十九师和第一纵队,歼灭国民党军八十六军军部。

配属第八纵队的战车第三连4辆坦克,支援第八纵队二十四师,在王串场至铁路工人宿舍地段突破敌人防御,沿小柳庄、中国银行、玉堂街一线向敌发起进攻,仅10余分钟摧毁了40多个地堡,全歼了沿途地堡工事的守敌,在完成突破任务后,全连立即投入了纵深战斗,由民族路直插天津车站,胜利会师金汤桥。

战斗刚刚结束,我们坦克返回路过中原公司(今百货大楼)时,由于对天津街道地形不熟悉,我从坦克下来准备问路,从对面楼房窗户里,突然射出一梭子子弹,我还没有反应过来,旁边一名战士猛然挡在我前面,子弹打中这名战士,鲜血顺着胸口留了出来。我赶快将战士抱在怀里,命令迅速包围消灭建筑物里敌人,赶快抢救负伤战士。但子弹射击部位在心脏,这位年轻战士停止呼吸,已经看见解放胜利曙光、参加天津解放的战士,为了保护我而英勇牺牲,我禁不住的流出悲伤痛苦的泪水。从此以后,几十年来,无论工作多忙,每年都去天津中原公司旧址(百货大楼)东面街道,在这名战士牺牲的地方,点燃几支香烟,追思和怀念为天津解放、为我而牺牲的战士。

五、胜利会师金汤桥

1949年1月15日5时,我军东西两面进攻的部队在金汤桥、金钢桥胜利会师,攻占天津国民党守敌已被我军拦腰斩断,东西走廊已被打通,至此,各路攻城部队趁势猛攻,守军陷入一片混乱。15日8时,攻占敌人核心据点海光寺,其防御体系已基本瓦解。在攻打天津警备区司令部和天津防守区司令部时,敌人开始假装投降,趁我步兵接近时突然开火,顽抗气焰十分嚣张。此刻我军十多辆坦克及时赶到,将警备司令部团团包围,坦克怒吼开炮,炮弹爆炸声震慑了守敌,迫使敌警备司令部守敌放下武器投降,步兵迅速进入建筑物,15日10时,生俘天津警备司令兼天津防守区司令陈长捷。1月15日16时,天津攻坚战历经29个小时艰苦鏖战,在我军强大火力攻势下,13万国民党守军彻底溃败,盼望已久的天津市民纷纷拥向街头巷尾,欢呼人民军队的伟大胜利,庆祝天津市的解放重生。

在我军发起总攻之前,党中央和毛主席曾指示:攻城部队在战斗中要设法保护好工厂、学校、医院、仓库,尽量使天津市的建筑物少受炮火和炸药的破坏。由于我坦克炮击时注意避开上述地点和射击实施准确,除中纺七厂因有敌人顽抗,而遭我炮击起火损失较大,敌核心区的海光寺、中原公司以及突破口附近建筑物遭到炮击外,其他建筑均无大的损坏。天津解放的第二天,全市商店照常营业,学校开始上课,社会秩序很快恢复正常。

天津攻坚战是解放战争中我军坦克和装甲车出动数量最多、规模最大的城市攻坚战,是我军诸兵种协同大兵团攻坚战的一个范例,战车团在支援步兵突破和巷战中,以快速勇猛穿插和准确猛烈炮火,配合步兵分割敌兵力部署,攻歼之防御工事,歼灭之顽抗守敌,显示我军已具备攻克敌人现代化大城市防御体系的能力,为天津市解放做出了重要的贡献。

 

 

 

 

王怀庆口述 王新生整理

                             ○一九年一月十日

 

人物介绍

王怀庆,1937年9月参加八路军,曾任八路军总部炮兵团宣传队分队长,延安炮兵学校组织干事,延安炮校坦克大队二队政治指导员,东北战车团一连连长、一营副营长、营长,坦克一师一团参谋长、团长,坦克一师副师长,军委装甲兵技术部车务处、组织计划处处长,国防工业办公室装甲车辆组组长,装甲兵科学技术研究院技术部部长,装甲兵司令部科研处处长,装甲兵后勤技术部副部长,总参科学技术委员会委员。

    与本文相关的文章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