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有感“王家大院--中共邳睢县委旧址纪念馆”

会议活动 admin 浏览 评论

  为纪念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新四军建军80周年,由江苏邳州新四军研究会主办、邳州拥军站协办,2017年6月26至29日,在邳州市举办了“新四军后代家国情怀座谈会”。大家追寻父辈足迹,共忆邳州抗战历史,弘扬“铁军精神”。

  6月27日,与会者集体到邳州市第二中学与学生互动,为400多名高中生举行报告会,受到热烈欢迎!使铁军精神进校园。座谈会和报告会非常成功,每位参会者都很感动,受益匪浅。之后,就开始了寻访活动。

  参加寻访活动的四师老前辈有:江苏省新四军研究会顾问、原28军副政委李剑锋叔,原东海舰队某部政委吴军叔。还有曾在这块土地上战斗的新四军将士后代30多人,他们来自江苏、北京、成都、安徽、福建、上海等。

  北京新研会三师分会会长、黄克诚大将之子黄晴。北京四师分会副会长吴安,蔡明之子蔡江山,四师分会三位副秘书长:许军、赫清府和潘勇等。南京新四军将士后代:夏代红、夏小勤、赵志宏、赵志清、夏抗美、王可翚、薛亮;成都:张太生将军之女张豫邱;宿州:抗日英雄花怀珍之子花纯征、许伯言将军之子许建设;安徽:红军盛世坤之子盛承江;福建:林乃清将军之子林远磊;上海:叶道友将军之子叶兵;西安:三代李昊等。

  6月29日,一行30多人在邳州新研会郑娟、陈国祥等同志的引导下,来到了王家大院,细细观看,收获多多。

  “王家大院(中共邳睢县委办公旧址纪念馆)”坐落于土山古镇东侧的小街中部,小街由清代和民国建筑组成,曾是土山最繁华地段,原为民国初年富商家舍。解放初,是中共邳睢县人民政府所在地。经两年多修缮后开门迎客。

  王家大院前后共有两进院子,占地面积623平方米,建筑面积410平方米。2012年5月进行整体修复,面积近500平方米,总投资600万元。设有“王家楼历史溯源、邳州红色革命史、邳睢县委的设立、淮海战役支前”等十余个展厅,全面展现历史场景。

李剑锋叔指着照片说:他看的第一本共产党的书就是张道平给的

  【张道平烈士】恶劣的环境,艰苦的生活,积劳成疾。1945年2月,病逝于邳县巨山村,年仅29岁。淮北三地委追认他为革命烈士,并授予“优秀共产党员”、“青年干部楷模”的光荣称号。

李老(剑锋叔)与张道平烈士的故事

  那是1942年的春节后,淮北邳唯铜地委组织部长张道平到镇里蹲点,建党建政,开展武装斗争,到学校挑学生参加宣传。他在《优秀作业公布栏》里看到李老写的两篇文章,感到好,就选择了李,还到家里看望、关心他。一次问李:“读过理论书吗?”“没有。”他说:“我这里有本共产党内部读物,可以借你。但要保密,不能对人说。看完还我。”那是一本毛边书,是山东《大众日报》社印的刘少奇同志《论共产党员修养》(1939年8月20)。张部长强调:“你说共产党好,怎么好,看了才能明白,知道吗?”李暗下决心好好看。

  为保密,李将书皮用纸包好后就开始读,一点不马虎。还书时张部长问有何感想?李说:“共产党为穷人干大事,不怕苦,不怕死,坚决干到底,实在了不起,我将来也这么干。”张部长说:“看来读得不错,有收获,再给你一本。"他又拿出陈云同志写的《怎样做一个共产党员》说:“你看看这本书,能当共产党员不是更好吗?

  李又看了这本书,知道共产党员是什么样的人,应该怎样奋斗。对以后入党,参加革命,乃至整个人生,都很有教益。每当李遇到困难,都能以共产党员修养的标准来对待和克服。

  60多年过去,记忆犹新。张道平烈士给了李老最珍贵的人生启蒙!

  照片里,黄晴看见了父亲黄克诚大将的英姿,很是亲切!

  吴安也在这里看到了父亲李浩然的足迹。

  李浩然,《中国共产党在江苏省睢宁县组织史资料(1925.冬-1987.10)》(P28-29)中有记录:“1939年4月19日,中共苏皖特委代理书记李浩然率领八路军山东纵队陇海游击支队先遣队第一梯队,进入已经伪化的睢宁县古邳地区,并一举消灭古邳地区全部伪军,同时又活捉了古邳镇长刘宾卿(后被处决)。从此,直至抗日战争胜利,古邳地区一直没有建立过伪政权。......”

  同年4月,南支成立第一梯队,李浩然任梯队长兼政委。“在扩大武装的同时,梯队充实了领导与机关干部,任命叶道友(红军)为先遣队第一梯队副梯队长。胡笳(女)为政治处副主任。李风(女)为梯队教导队教导员。苏皖特委宣传部长吴綪(女)也随队工作。几位女干部为梯队建设做了大量工作。”

  这里,就是在这片土地上,吴安的父亲来过,母亲吴綪也来过。叶兵的父亲,红军叶道友将军来过,几位女大学生也来过!她们是:黄晴的母亲唐棣华(胡笳,黄克诚夫人)、李凤(李风)阿姨、杨纯阿姨。他们在这里艰苦抗战了好几年。这是他们从爱国学生成长为革命战士的地方,也是他们痛击日本侵略者、消灭汉奸卖国贼的地方!

  夏代红(左)和夏小勤(姐)的母亲是夏克勤,新四军四师前辈。外公夏慕尧是抗日民主爱国人士,1983年被中共追认为烈士。她们在纪念馆里见到了外公、烈士夏慕尧的画像,分外激动!

  “邳县夏慕尧先生(1884年―1948年),青年时期参加孙中山先生同盟会,满清末年曾参加组织邳县五河口暴动,鲁南临城刼车事件,辛亥革命后曾任孙中山先生侍从副官,被孙中山大元帅委任为山东护法军第三路军司令。参加过讨袁护法战争、北伐战争。蒋介石叛变革命后,即隐居上海,从事反蒋斗争。......抗战爆发后,坚决拥护我党我军,积极参加抗战,长期与我党我军团结合作、风雨同舟。1938年我八路军陇海南进支队成立后,即将其组织的抗日队伍全部编入我军,被任命为“南支”参议,以后在我邳睢铜灵参议会任参议员和邳睢县参议会副议长。1946年被我党华中分局联络部派遣到沪宁一带从事地下工作。1948年不幸病故于上海。1983年被追认为烈士。”

  -- 钟辉 吴献贤 1983年1月24日 -- 手书证明

  1946年,邳睢县全境获得解放。吴献贤任县委书记,夏际霞任副书记,闫长春任组织部长。8月下旬,许伯言任邳睢县总队总队长。

  夏际霞,1938年12月-1939年4月,任中共邳睢县委书记,1942年1月-1942年12月,任中共邳南县委书记。抗美(右)、可翚(左)姐妹俩看到父亲夏际霞的照片,分外亲切!多多留影。

  左起:可翚(夏际霞之女)、赵志清(赵宗元之女)、剑锋叔、赵志宏(赵宗元之女)、抗美(夏际霞之女)、陈召飞,合影。

  蔡江山也找到了父亲蔡明的足迹,1939年10月1日,他的父亲蔡明是邳睢铜灵军分区司令员。蔡江山还有一个为新四军前辈名誉被盗,“打假”的使命。

  邳州有位叫魏云东的人,说他父亲魏方武曾化名“黄春圃、蔡明、武飞、王洪”等。现在查的比较清楚的是,冒充“黄春圃、蔡明、武飞、王洪”等,均不是魏方武的名字。王洪和武飞是早期参加革命的老前辈,不是新四军将士。蔡江山发现了问题,立刻向馆长进行了说明,在现场进行了切实的“打假”活动。

  花纯征(花怀真之子)看到了他叔爷爷花广艾的名字

  花广艾烈士为掩护地下党的工作,参加了帮会组织。1930年在“古邳”举行暴动,花广艾任第二大队大队长。当暴动失败后,领导者和大多数人都转移了,他却留下来继续在当地坚持斗争。最终被敌人用暗杀手段,在夜里把他和他的家人全部杀光,一个不留!手段很残酷,没有用枪,全用刀子。

  这张照片是张矛的父亲张克辛在战争年代年亲自拍摄的,目前展馆的标注有误差。据张矛的父亲张克辛标注,正确的应该是:

  前排左1:张克辛,左2:吴信泉(开国中将),左3:邵幼和,左4:刘震(开国上将),左5:钟伟(开国少将),左6:李少元(开国少将)。

  中间坐者左1:覃健(开国中将),左2:沈启贤(开国少将),左3:黄克诚(开国大将),左4:金明同志。

  后排站立者左1:黄忠诚(开国少将),左2:杨纯(女),左3:张彦,左4:田养泉,左5:冯志湘,左6:刘述周,左7:吕镇中,左8:李一氓。

关帝庙里的“淮海战役碾庄战斗前沿指挥所遗址”,令人驻足流连。

吴安与许军(右,许书白之子)合影

  许军的父亲许书白就是在这座“关帝庙”里参加的“邳县青年抗日救国团义勇队”,也是在这里,由栗培元带领大家一起,加入到陇海南进游击支队,继续抗日了。

  对于碾庄遗址,北京新研会四师分会会长邓小燕有着深情的回忆,她说:“上次我们在纪念淮海战役胜利的活动时,李老在碾庄就深切缅怀那些牺牲的烈士,激情讲述的过程中,心脏病犯了,给他口服硝酸甘油后才缓解。谢谢李老,祝福他健康快乐!”

  我在想,当我们缅怀先烈先辈的同时,更要细心呵护健在的老同志,他们是我们不可多得的历史见证人,是铁军精神传承的无价之宝,衷心祝福李老、吴军老和所有的前辈幸福安康!

  正如新四军二代林远磊所说:这次6月去邳州活动,参加的人数虽不算多,但都是当年抗日战争中,在这一带敢于拼杀,为民族解放事业誓死奋斗,直到最后胜利的、英雄前辈的后代。他(她)们在寻找父辈的初心,是铭记历史、传承正义的代表人士之一。

  “家国情怀”活动规模虽然小一些,但意义与影响不同一般,小中见大,表现出民族不屈的精神,永世励志传承。

  2017年7月13日于北京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网友最新评论